陳淑蘭發言,其實剛剛各位法律人都忽略了一件事情,其實老百姓最討厭的時候就是進入到法院的程序,當一個醫用人面對到重大的死亡案件的時候,會到頂著以前傳統⋯⋯,各位應該看過抬棺抗議這件事情,其實它在之前應該是已經試過各種不同的方法,它並沒有得到合理的對待以後,最後一步他才會採用刑事訴訟的方式,一狀告到法院去。所以其實這個論題我們直接跳過去,我們直接講除罪化,其實對非常多的醫用人,尤其是醫用⋯⋯在醫療過程中死亡的人來說,其實是not fair的。其實該建立的應該是所謂的先行調節的機制,而不是像我們現在目前多元雙向醫療爭議的處置一樣,這個處置其實是針對偵查中的案件,已經告上法院的偵查中的案件。我們有沒有可能把所謂的調解先行的機制把它建立起來?以至於讓很多人在無助的情況之下,他可以透過行政程序,他可以透過調處,他可以得到心目中的解決,而不是我們大家都想像到,只要是醫用人,他的身心狀況遇到所謂的損傷的時候,他第一個反應一定是用以刑逼民。

我覺得到了刑法的訴訟以後,他其實已經是前面的路都已經走過了。所以我想關鍵應該是有沒有建立這個多元雙向醫療爭議的調處機制。有沒有建議要往前更進一步,第二個是大家剛剛講到說他其實是可以免費的資源,其實錯了。

我們現在目前衛福部沒來,嘖,衛福部裡面有一個叫做醫審會,它是處理醫療糾紛的鑑定委員會,它的規定是你一定要提出訴訟的時候它才進入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