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委員所提的這個問題,就是調解先行跟後面要不要改成告訴乃論,這一部份的話我在當下,我自己的看法,我是覺得說彼此可能沒有關聯。就是說它如果是對於一個過失傷害的案件,本來它就是告訴乃論的案件,經由調解先行的話應該就可以更加速的,或是有幫助於這個醫糾案件的處理。那另外就是說,是不是所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