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想今天我們來講這個仲裁,這個我們中國人常講的四個字定分止爭,定分可以說是司法的功能,他是要在這個判斷這個事實的真偽以後,往後走好不好,那這個判斷事實真偽以後,然後宣布這樣的結果讓當事人得到一個這個合理的解決,而仲裁呢重點在止爭,他並不是需要把事實分析得這麼的清楚,那而且呢在仲裁在制度裡面還有一個叫友誼仲裁的部分,Amiable compositeur,我們常常把他翻譯成這個衡平仲裁,其實這個字一點衡平的意思都沒有,他是一個友誼的仲裁,就是說發生爭執的雙方為了以後還要再有這個相處的機會,能夠有這個工作的這個機會,所以和平的解決問題,不在乎你把這個事情爭得這麼清楚,另外呢在這個仲裁的機制裡面還有一個是EX aequo et bono,就是說判斷是依照公平跟善意的原則來做判斷,那所以呢我們在這邊先要把這個仲裁跟司法的角色做一個最簡單的釐清的話,就是司法重點在定分,而仲裁的重點是在於止爭,那在這個前提底下我們看到我們釋字591號的解釋,我們大法官也對於這個仲裁的機制那在憲法的架構裡面沒有侵害到人民這個訴訟的權益,那麼有過憲法的解釋,所以我們的糾紛的解決用仲裁是一個非常妥適的,一個這個司法的這個機制。

我們接著講到這個仲裁的優點,那這裡面特別要講的是一個是速度,我們仲裁六個月要做成判斷,那我們仲裁的這個費用也比這個法院的這個訴訟是要低的,那我們看下一個,有一個圖,這個圖啊,這個藍色的那段是我們仲裁的費用,紅色的那段是三審的訴訟費用,所以我們假如說是看到金額高的話,到法院去進行訴訟的收費是非常的高的,那在仲裁來講他只有一審,沒有上訴審,那麼它的這個一個程序的訴訟也比訴訟費用要輕,所以這個對當事人來講是一個比較有利的,那接下去我們講這個仲裁現在的這個現況,我們現在在我們中華民國仲裁協會登記仲裁人的有八百多個人,那裡面的專長除了律師以外,有這個建築師、土木技師、醫師、會計師還有估價師,那還有各個學科的教授都是我們現在在登記的這個仲裁人,那我們有完整的一個這個職前的訓練跟在職的訓練,那我們在這個仲裁協會也有一個非常嚴謹的一個倫理的規範的制度,那這一點是很有趣的就是我們仲裁的經驗裡面,我們幾乎沒有碰到過有民意代表來關說的,那這個是我們覺得這個目前非常特別的,那另外我們仲裁目前的筆錄,是採取逐字錄,我們在仲裁協會開詢問會的時候所有的這個談論的內容,都是現場即時的一個逐字筆錄,那我們現在也已經有一些司法,有一些電子的設備來輔助我們這個訴訟,接下去,那我們有這個定期的研訓,有一些國際的這個討論會,那現在我們仲裁協會大概平均一年收案是一百七十件,那平均的標的大概每一個案件大概是一億,那可是呢我們現在所收的量,還不到我們法院民事訴訟的千分之一,這個螢幕還可不可以繼續往下跳,那我們在這個我們看其他世界,其他的這個國家的比例,再往下好不好,我們看到我們以比較接近的幾個地方來看,香港它可以這個一年受理可以五百二十五百二十幾件,那我們相對是比他們比香港就少很多了,那假如說我們去看大陸的話,大陸的案件數就非常的大,最突出的是這個武漢,他可以一年可以收到一萬多件,一萬多件,那一萬多件他在這裡面,我們去了解他裡面其實是包含了調解,我們剛才所說的調解也包含在這裡面,不只是這個仲裁而已。

那接下去呢,我們想要講一下這個仲裁跟法院的關係,我們認為這是一個相輔相成的關係,一個合意解決糾紛的機制,是可以有效的紓解訟源,我們假如說看大陸上的那個訴訟那些制度,用調解用仲裁解決掉的數量是這麼的大,我們只有一百七十件平均,所以顯然我們的空間還很大,可是仲裁在某一些情況之下也還是需要司法的協助,譬如說是仲裁人不能夠用合意產生的時候選定仲裁人,公示送達保全的程序調查證據,有的時候要請法院命證人到場,這些都是需要法院來協助的,那接下去呢這個會裡面來問,是效果是不是顯著,我們有這樣子一個感覺,調解可能是大幅度的縮減訟源的一個很好的手段,那仲裁呢可能重點就在處理比較特殊的高難度、金額比較大這樣子的案件,這種案件的處理實際上最大的功能是在吸收外資,跟活絡社會的經濟。那另外一個非常特別在台灣的狀況就是仲裁是在保護台商權益的時候一個非常重要的機制,那會裡面問到問題出在哪裡,那我們覺得有兩個必須要講的,一個就是我們現在的行政單位非常害怕仲裁,那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司法機關並不是這麼了解我們仲裁的狀況,接下去,我們拿一個例子來看,這個仲裁案件會側重,經常有行政單位在仲裁以後又去撤銷仲裁判斷,行政單位也非常地不願意進入仲裁,那為什麼不願意進入仲裁呢,第一個話題就是怕圖利廠商,所以行政單位經常不願意在發生給付的時候很果斷地去做一些給付價款的這個活動,那在這種情況之下就很容易就進到了司法或者是仲裁,而仲裁的判斷速度太快,只有六個月,延長的話就是九個月,那當初的那個行政人員,他不敢去做判斷要給錢的事情,九個月答案出來了,說你該給為什麼不給,常常就引起一些行政上面的督促,所以行政單位的人盡量想要逃避仲裁這麼快的一個判斷的結果,來顯示他行政上面是否有違失,所以呢行政單位第一個就不願意進入仲裁,那不願意進入仲裁他跟長官的講法常常說仲裁不公平,對我們公家機關不利,所以她不願意進入仲裁,這個後面我在講到底情況如何,那我拿出一個仲裁側重上面。

沒有沒有走掉,上面一個,拿一個馬特拉的案子來說明,側重對於整個程序上面的不利益,馬特拉的案子當時請求仲裁是二十億,那仲裁庭做的判斷是給十億,那可是呢台北市政府去撤那個仲裁的判斷,三審的官司打了十年,那加上現在的法定利率百分之五,所以他的這個原來的十億就必須要再增加給付五億的這個利息,再加上三審裡面的訴訟費用跟其他的費用非常的巨大,所以幾乎把二十億元來的請求通通又給了人家,所以這個側重在我們現在仲裁的情況,是一個非常特殊的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下一頁,那仲裁機構最近碰到的一些問題,仲裁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一個制度,所以我們絕對不可能關起門來在台灣自己去商定一個仲裁的法規,仲裁必須要跟國際間的法規是完全密切連接的,那可是呢我們最近一段時間的仲裁法沒有修訂,所以我們跟國際的規範已經有一些落差了,那其次呢,因為我們不是紐約公約的成員國,所以在我們的仲裁的判斷拿到其他國家去執行的時候,有的時候會有問題,會碰到困難,那另外一個情形就是,太平洋西岸非常突出的利用仲裁來解決問題的情勢,是非常的積極,從香港、新加坡等地都想要在太平洋西岸成為一個國際間的仲裁的中心,那在國內來講這個行政單位對我們仲裁不是友善,前面已經講完,那這個另外就是P to G的仲裁的角色,在政府採購法所碰到的這些糾紛,基本上是P to G的型態,另外就是在兩岸或者跟其他國家在投資糾紛的時候,處理這些問題的一個糾紛的解決,這種投資保障協議所碰到的糾紛解決基本上是P to G型態。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