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這樣我在說明一下,其實仲裁制度非常好,我也擔任仲裁人,我們曾經辦過一件就是類似醫療糾紛的仲裁,也是用仲裁做判斷結局,所以它範圍非常的廣。因為邱廳長在這邊嘛!我只想跟邱廳長是不是請教一下?是不是有機會,還是能夠,可不可以再辦仲裁人跟法官座談會?我為什麼要講這個話咧?因為我在台中當理事長的時候,我們也特別請法院辦,其實我覺得這要看院長支持不支持啦!那院長很支持,我們那次來的人還滿多的,很多法官都來,甚至把彰化跟苗栗的法官都找來了。為什麼,因為有時候要選任主仲,還有仲裁判斷,還有涉及撤銷,很多一些人大家腦力激盪一下,甚至在提問題的過程中,我這樣講可能對法官不禮貌,就是讓法官能夠了解仲裁,好不好?因為有的像我請的有一個法官,我說你當那個主講人提問,他說我都不懂阿!後來我就跟他稍微解釋一下,他聽了以後還滿有興趣的。所以我記得我們那次的時候,因為院長也很熱心,所以我希望說建議一下我們理事長是不是跟司法院再來連絡一下?那我建議是辦這個座談會不要只有在台北辦,應該是北、中、南都辦。因為台中也有辦事處,高雄也有辦事處,那中部南部這樣。那高雄我們知道,高雄捷運也有很多的仲裁案件,那台中捷運蓋好了,大概將來也會慢慢有很多仲裁案件浮現,而且還有我剛講過的我們那件醫療也是屬於台中那邊的。所以我的建議是不是說,有機會,還是請當地的院長,能夠大力地跟我們仲裁協會還是能夠合辦,讓法官也能夠清楚了解仲裁的一些方法、規定,那尤其像撤仲、判斷的執行、還有主仲選舉的問題,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