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我是列席。因為今天討論外醫療糾紛,我是醫師公會全聯會,真的很謝謝李律師還有許老師還有大家,我只用兩分鐘的時間,我只用兩分鐘的時間,就是說,關於醫糾方面,目前的制度的話我是對衛福部的制度是抱有一點期待啦,那今天衛福部是因為在立法院,而部長跟司長都在立法院,那所以說很多東西我不能代他回答。

那很多就是剛剛劉老師提的真相問題,事實上說在鑑定未必就是真相,這是最大的問題,因為目前我們的鑑定就是用書面的鑑定。那我舉一個小小例子,比如說在疫苗注射有一個小朋友他父親是個醫師,結果小孩子疫苗注射死亡,所以他一直要要求真相,因為這件事鬧得很大,所以全國小朋友都不敢接種疫苗,那醫師指控醫院打疫苗造成死亡,所以說不敢接受,後來去調查真相是送到美國CDC,結果檢查完回來以後是經過一兩年以後,那個是一個病毒感染,跟流感疫苗沒有關係。

所以說很多東西的調解到底真相、那到底它的尺度到哪裡,我覺得這還是需要到立法院去做一個討論,因為很多東西在這裡沒辦法做一個很明確的溝通報告,那我是簡單的謝謝大家,能夠讓我們醫師公會能夠列席,假如將來有這方面題目我們很高興在旁邊列席來學習,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