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我想是不是我們因為最後還是要有一個提案、有一個表決,我是不是這樣建議,因為我們剛剛都講了,有一些東西是沒有歧見的。現在目前的多元雙向醫正義調處的機制其實是針對在偵查案件中,而且由地檢署轉介到衛福部裡面去辦理的案件。那是不是大家同意其實不一定只是針對偵查中的個案,如果假設這個調處的機制能夠往前,甚至還沒有進入到所謂的偵查中的案件,這樣子我們的檢察官的作業其實檢察官一定會拍拍手。

所以我想是不是我們可以把第一個部分,就是所謂的先行調解、調解先行的制度,在這個試辦裡面我們就可以提出來,這是第一個。那如果假設先行調解的話,我們後面就不會有所謂的醫審會裡面所謂的鑑定的報告書,那這個時候行政單位、行政調查就比較注重,然後所謂的第三方的所謂的公正客觀的專家,這個部分就應該是在調解的過程中被採納。

是不是這樣的配套下來,會比現有的所謂的多元雙向的醫療調解處理機制會比較快一點走向我們所謂的醫用雙方人都少一點折磨的機制。我想是不是用這樣的方式,因為其實這一個調解技術,基本上從醫界、醫用的使用者來講應該都沒有爭議,只不過讓它的強度更強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