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假設是我們都放在真相的細節,剛就會跟你講,有可能一個檢體它會送到很久很久的時候它才可能去產生。但是還沒有告之前,如果有更多的措施讓醫用的使用的雙方在法界、醫療、公正第三者的介面下面能夠有坐下來、靜下來去面對這一個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結論,而且我們也確定醫療人員絕對非常少,因為幾乎不可能是一個故意的過失,但是失誤就產生了。所以是不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