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兩位的提問,那其實關於這個問題我綜合的回應的話,我的想法是先定性這個問題,到底人民參與審判是法律問題還是政策問題,那我的看法很簡單,他是個政策,簡單講就是說,我們沒有人民參與審判,到目前為止沒有人民參與審判,它不會像美國一樣,它就被人家決告之前的審判是違憲的,或是沒有正當性的,所以我認為這是一個政策的問題,那既然政策的問題,那回應剛才高委員的問題就是,那為什麼要採呢?那就要看主政者的眼光,還有他的魄力,那剛才為什麼特別再有包括特別提到所謂G7的國家,其實因為它畢竟是一個比較成熟的不管經歷上,可能它的法律制度上或是文化上,它是比較成熟的,那它們都有共同的選擇,都有人民參與審判,那所以我是覺得它是個政策問題,那為什麼這樣子呢?其實我們想想看,臺灣現在之前美國川普上來之前,我們一直希望能加入所謂TPP,那加入TPP很重要的一個概念就是我們希望我們臺灣的遊戲規則或是基本的思考可以跟國際跟的上國際潮流,我想這是最根本的問題,所以簡單講就是說同樣地在司法問題上,一個國家裡面內部的一個紛爭,那它的解決機制該怎樣?那剛才提到這成熟民主法治國家它就是人民參與審判,所以我是覺得它是一個政策問題,那取決於執政者他的擔當,那回過頭來,它既然是政策問題的話,那到底人民有沒有機會當參審或陪審員,其實我覺得剛才有人的先見答案是說它是權利或是義務,我覺得人民聽起來會覺得很不服氣,為什麼你們說權利、義務?或是我們換個角度想,我們敢請一個他不甘不願的人進來坐到法院裡面來嗎?我們敢把案子交給他判嗎?所以我一直強調,剛才我最後也提到就是說,這個不能講是權利或義務,我認為它是一個文化,就是大家覺得這是我們自己的事情,一個國家、一個個案的公平正義,我覺得它是我們自己的事情,他願意來參加、願意參與,為他自己的決定做負責,我覺得才是根本,那再來就是被告有沒有選擇權的問題,我覺得這個是政策的選擇,我也覺得是政策選擇,為什麼呢?因為我們憲法沒有這樣規定說接受人民參與審判的權利或義務等等之類的,可是我覺得很重要一點就是我剛才最後也提到,一定要司改,我如果我們照人民參與審判的形式程序,它也符合我們憲法所保障正當程序的話,那它是沒有問題的,即使我們要求人民有接受人民參與審判的義務的話,那是沒有問題,只要我們的過程它是符合正當程序的話,那我覺得是沒有問題的,所以以上簡單回應大家,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