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個關於人民做為一個參審員是不是有憲法上的依據,我們也坦白講,以目前的憲法來講確實是沒有的,確實是沒有的,所以說他們有沒有權力拒絕來參與,就是擔任參審員或是陪審員,我想,在憲法上確實是沒有它的依據,不過我願意提出另外一個思考,如果司法改革已經是成為我們全民的共識,也是迫不及待、刻不容緩的事情,我們為什麼不放開我們思想上的限制?我們為什麼不能修憲?憲法不是自殺式的憲法,當如果大家認為說司法成科真的有像媒體所報導的那麼嚴重的時候,我們因為司法上的自我限制,然後不能推動一個司法的改革,不允許我們新引進一個新的司法制度,一個有效的針對於司法成科的一個必要的制度,我不認為這個憲法的目的是這樣子設計的,所以我認為說,是的,以目前的憲法體制下,人民是可以拒絕說他來參加,擔任裁判員或擔任陪審員,那麼至於說被告或是當事人可不可以拒絕,可不可以拒絕來選擇,或者是就是說有沒有選擇權,我認為應該是有的,很簡單,被告都可以選擇去做認罪協商,就讓他自己的,要不要認罪或是刑入,他都有這麼大的一個權限,去跟檢察官做認罪協商,那麼就他制度他所要適用刑事制度的選擇,我想應該同樣地賦予他這樣的一個權利,報告如上,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