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委員的提問,我是高等法院法官吳秋宏,那先就李委員的第一個問題有關於參審員也好或者參審員他是不是有一個憲法上的義務的問題,那我的回答是這個樣子,如果我們去看我們憲法的條文,我們是看不出參審它是一個人民的義務,但是我們可以知道說參審就誠如剛才的專家學者尤大律師所提到的,它是具有一種政治性的、一種司法的性質,那也就是說大概可以把它解釋說是一種人民參政權的形式,那雖然它不是憲法上的義務,但是我們如果從憲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也就是說我們人民的這些基本權利,自由和權利,你只要符合法律保留以及比例原則,如果是國家它是為了要增進公共利益的目的,它是可以透過法律的規定以及在執行上符合比例原則這樣子的一個過程當中,讓它符合憲法位階的一個要求,那也就是說雖然它不是憲法上的義務,但是我們只要符合剛才所提到的這兩個規範的一個條件,事實上它是不會牴觸憲法的,我們可以說它在設計上可以讓它設計不會違憲。

那再來就是說如何讓它符合比例原則?就是我們不管是各種的條文,其實大概都可以設計到有關於人民他可以有一些辭退的事由,那有些是明定的,有些是他提出申請的,哪些是明定呢?例如說我們規定他要幾歲以上才負擔這樣的義務,具有譬如說他是受有國民教育程度、識字的、可以理解法庭的過程的,他是有這樣的義務,那如果反之你不具有這些條件消極事……積極事由,你不符合的,當然就不會被選任在裡面,那儘管你符合這些資格之後,我們還可以在設計上考量說這個人民他對於他的工作上或者他的身體上、家庭上是不是會造成過度的負擔?假如他是一個身體上有一點疾病,或者是他當時那段時間他就是非常工作繁忙,甚至是懷孕、家庭等等的因素,事實上我們可以設計比較柔軟的辭退的設計,讓它符合執行上、執行面的一個比例原則,這是第一個問題的回答,第二個問題有關於說被告有沒有選擇適用的一個權利,這事實上就是一種政策的選擇,利弊互見,假設我們賦予被告有選擇的權利,他就會變成說他會件數過少,以韓國它目前的制度就是賦予人民選擇權,結果學者認為它制度是枯死了,就是沒有人要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