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人認為說那個差異不只是細微,請各位不要小看法官整個養成的過程,四年法學院的訓練,考上法官之後,兩年的司法官的訓練,在這個過程裡面,我們都學會了要先做事實判斷再做價值判斷,我們都學會了先認定事實再適用法律,那麼我們也充分理解到說媒體的報導可能是誇大的、可能是渲染的、可能是灑狗血的,媒體報導可能是以偏概全的,我們會學會到就是說媒體報導只是一個參考,甚至連參考價值都不存在,所以媒體當一個法官在看,在閱讀或閱聽媒體報導的時候,我們會刻意提醒自己說,這是一個媒體的一個報導,媒體是,直接說吧,他是一個製造業,甚至是一個重工業,好不好。

那麼就卷證來講,你想想看當你給一般的人看一個小診所的病例然後轉診到大醫院來,跟你給一個醫師先看小診所的病例然後再轉診到大醫院來,這醫師對於這病情的判斷難道不會比一個平常人看得還清楚嗎?法官在多年的訓練之後跟在多年的歷練之後,就已經送到法院來的卷證,當然難免會受汙染這我都承認。但是他會很刻意的跟自己講說,證據採判、證據採判、證據採判,這只是一個初步性的證據,不能夠依照這樣的證據來定被告的罪,被告的罪還是要beyond reasonable doubt,所以我認為說,卷證受到卷證汙染影響的我認為法官應該在他的職業訓練跟法學訓練之後,他所受到的影響,應該是遠遠地低於一般的民眾,這是我個人的一個經驗,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