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回答第二個問題,就是如果採參審制如何去避免就是權威服從的這個效應,我認為有三個方式,第一個就是說我們採取起訴狀一本主義就是卷證不併送,因為如果卷證併送的話,對於卷證的解讀跟了解,我想職業法官一定是強,強過於素民的法官,卷證不併送會使的職業法官跟平民法官站在一個立足點的平等上,第二個參審制呢,也就是日本的裁判員制呢,素民法官是對於證人是有跟被告他是有詢問權的,他不受控於職業法官就是整個案件進行它可以直接去詢問當事人的,那第三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說,全聯會主張的參審制,同時也主張一個配套措施就是最重要的一個是,法官評議,職業法官的評議跟素人法官的評議要嚴格的加以分開,跟獨立的,也就是說在評議的過程裡面,我們會要求職業法官嚴格的不可以介入素人法官他們的評議的過程,那這樣也可以來避免所謂的權威服從效應產生的影響,謝謝。那接著我們讓李宜光法官來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