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instruction這樣就是說,剛才黃委員講提到我完全了解,可是那個instruction那個制度過程也是我們設計的,我參加過很多我們台灣的現在的很多制度模擬,其實他instruction他也是說這是instruction可是還是很多涉入很多價值的判斷,所以我覺得還是那個還是原本那個到底我們有沒有那個規範,有沒有那個大家不能去超過那原則的規定,所以這個制度美國的instruction跟台灣的還是不一樣,所以那個規範規定還是,還是要以一個本土來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