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我了解陪審制度現在實務操作上,陪審制度因為他們,他們只有一個裁決、一個holding,他們不寫判決的也沒有理由的,所以在陪審制度實務操作上他們是絕對禁止他對外公布他們當陪審整個評議的過程或是說他們心證形成的過程,這個應該是沒有錯的,那參審制,參審制的選擇一般而言應該也是當然參審制要由職業法官來寫判決啦,寫判決的裡面難免會因為要公布他的心證也要去公開他的心證要寫他的判決的理由,那至於說個別的陪審或是個別的就是個別的陪審員或個別的參審員的接受訪問的話我認為也應該是相對比較不宜因為目前我們台灣的實務上制度是,法官的評議過程是對外是不公開的,那法官無言嘛,法官不言就是用他的判決來說明他的心證嘛,說明他的心證,那至於說陪審員或觀審員他的言論自由我想這個是有它priority在那邊,今天在他被選擇擔任陪審員或選擇來參審員的時候或是裁判員的時候,一開始在法官的諭示就一定很清楚的跟他講,你在整個評議結束之後你對外是不可以被公開不可以公開也不可以接受訪問的,那這個是對於整個國家司法制度的一個尊重,應該是他的這個價值的保護應該是高於你個人的言論自由,在這邊你的言論自由是要被限制的,如果你不能你要擔任的話你就必須接受這個限制,所以我想是這個部分言論自由應該是比較列後的,那麼這個這是我的個人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