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雖然我們那組沒有加開,我也等於加開了,那我想我的也不一定算是問題,那但是也可能可以把它用問題形式來呈現,然後我大概看參與了到現在為止以及我在去年十月也桃園律師公會有報告過德國參審制的情況,那也許我可以因為我覺得討論制度,我們要討論陪審或參審剛剛主席也講,到底是哪一種陪審,那以及你們理解的參審到底是不是德國的參審,我想這都是前提,我們要先搞清楚,但是我覺得我看到一個情況我覺得這也是一個溝通過程的一個正面的效應,事實上到現在為止事實上在去年十月的時候,肯定人民參與審判他已經被確認了,這在之前其實是不存在的,我覺得我們要看到這一點,那信賴的部分我認為這當然參與審判最重要就是讓司法被人民信賴,那信賴透過透明的方式人民進來看這樣會取得透明,但是如果是這個信賴本質上就是針對法官的話,然後並且用這個理由去否定參審恐怕就會有誤解,為什麼,因為陪審制剛剛也有講事實上即使在陪審制職業法官都有很強的影響力,那至於老實講聽到現在結果陪審跟參審我覺得已經是有點信仰問題,你喜歡什麼,然後你就從頭到尾都講那一種,所以我記得剛剛一個委員提那問題很好,以我來看參審認為陪審有一個最好的就是你再也不能批評法官了嘛,因為沒有法官,這是邏輯問題,那陪審不能去,陪審做不到而參審做的到的,因為有法官所以你的法律適用會相對正確一點,我認為這是兩個,那就特別就陪審就德國參審的部分我大概做一些盡可能簡單的,我認為事實上他就是司法權,剛剛尤委員雖然有講說是人民政治權力的行使,在立法的時候這是政治權力的行使,參審他毫無疑問是司法權的行使,他是法官,這不是政治權力的行使,所以在德國他要符合法定法官原則,他們基本法101條的要求,所有法官的權力義務他全部跟職業法官一模一樣,這是一個司法權的行使,唯一的例外,閱卷權的限制,德國的參審員他們沒有閱卷權,那事實上這也代表,OK,我盡快,代表德國的參審他們對於閱卷權事實上他已經參考了陪審制,德國以往有陪審制他們把他廢棄掉了,他希望他能夠不受卷證的影響,當然這邊我也要澄清這個跟卷證不併送,我認為沒有必然的關係,但簡單來說,參審員因為他有完全的權利義務,他在審判庭當中如果有一些問題是呈現在卷內他沒有接觸過的,你就要呈現在公判庭,這部分跟陪審其實沒什麼兩樣,那另外一個就權威服從的部分,事實上沒錯剛剛也提到德國的法官法律人他們批判德國的參審制是不是有改革的,他們也就是針對閱卷權的部分,第一個你是法律人,第二個你又沒看卷你當然容易受影響,所以呢他們透過制度來管控,以德國來說這也是跟陪審團一個很大的差異,陪審九十七點五的案件不會進入審判庭,而德國的參審制他所有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