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鐘,所有他都可以是不管他在區法院幫地方法院他都有權讓一般的人民來審判他的案件,他可以適用於所有案件,那至於權威的管控,我想透過事先的教育以及在合議庭的組成,尤其在他們的區法院原則上他是兩個參審員加一個職業法官,所以一個適當的教育,即便你法律比較會講,我有相同的權力我們的兩個非法官的意見可以壓過你,我想這是一個,最後我想要講的就是,我們現在不是要去看兩間新的房子,我們現在是住在一個房子,我們決定要打掉重蓋一個房子,這是兩個不同的議題,我們現在要選擇參審是在我們這個房子去做整修,但我們要走陪審,我們是打掉重蓋,這個成本是台灣自由的問題,我想應該要考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