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個張維志委員的問題,其實我一開始也口頭也就說明了,我也曾經問過主席,到底我要寫的對象是給非法律人還是法律人看,我一開始就提這個疑問,到前一個禮拜我才得到答案,才可以寫,所以我認為很大量的很多的實際上的統計數字,我想說可以稍微彌補這個落差,結果好像也做得不好,那其實我覺得這個問題最根本的就是,很多事情是人民沒有進來,這邊參與審判沒有進來很多事情是推不動的,簡單講就是說,人民參與審判剛才講都是一個所謂國民主權或是權力的分享,我覺得更重要就是,可能是因為如果沒有人民參與審判,在裡面審檢辯三方他們有一點專業的傲慢,可是另外一個重點就是說,也不是說傲慢就是說,這是溝通比較有效率的,不用再去顧忌說是旁聽或是民眾要去理解,我們在這裡面我們大家都可以理解,就按照這個順序走就這樣走下去了,所以我是認為說這根本的問題,我覺得人民參與審判,它是一個催化劑,很多事情是人民沒有進來,很多法律人它就習以為常,忘記說有一群人需要照顧,這是第一點。

那第二點就是說,我的想法也是一樣就是說因為人民參與審判,可以去讓整個審判體質做一個變革,所以可以影響到所謂的,我相信那剩下百分之九十五的那個問題,其實也是我從事一個刑事法研究我最關心的就是,透過這樣的一個人民審判的一個概念進來,讓很多制度就可以去推動,然後它也順便影響到整個審判體質,可以落實去我們想像那比較理想的一個變化,所以我覺得這幾個問題剛好也是我們這邊一個本質的問題,所以我覺得人民參與審判進來,不是說要推卸責任說現在不能改,真的沒有你們進來,我們還是習慣用我們的語言,這是我們法律人的通病,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