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幫法官講幾句話,我想在場的非法律工作者,我想這個名詞比較中性,你們一定想像不到對一個法官來講他最沉重的工作負擔是什麼?我想在場的法官都會同意,不是開庭、不是閱覽卷宗,是寫判決,是寫判決。那如果從這角度來看,我想司法院應該會支持陪審制,因為陪審制不需要寫判決,不需要寫判決,如果我今天還是法官的話,我想我也會支持陪審制,我只要主持整個程序的正確進行就可以,我不需要寫判決。

參審制,日本裁判員制,是要由職業法官來寫判決,這是一個很沉重的工作負擔,其實我在去年的八、九月的時候參加人民參審制的國際研討會,在法官學院,那麼在那個場合司法院某位長官做一個非正式的民意調查,當時我記得現任的司法院長並不是被提名人,他是後來才換上來的,那麼現場的法官人數也不少大概有二十幾位,投票的結果是超過九成都支持日本的裁判員制。

我要說的是其實日本的裁判員制是獲得現職法官比較多的支持,而他們並不是出於對長官的支持或對於自己工作份量的減輕,不是。那我要提醒大家就是說,不管你採用哪一種制度,將來這制度大概是要由現職的法官、現任法官來執行的,那麼如果現在的法官絕大部分、超過九成都支持裁判員制,那是不是大家應該要把這個因素考慮進去?它的成功比率是不是有……比較高、機會比較大?

我們採行一個制度不是要說我們採行了之後過了幾年,然後發現「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然後我們再來修法、再把它廢除,這不是我們大家的期待。我們採用的制度是說它能夠更明確的把握人民的福祉,還有更大的機會獲得成功,所以是不是可以讓日本的裁判員制一個機會,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