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各位委員大家早,那司法官學院報告。不好意思,我的PPT是早上才提供的,所以各位手邊沒有紙本很抱歉。前面跟那個周院長報告重複的部分我都不再講了,那這個議題的焦點請大家參閱剛才主席其實也已經提示為什麼會討論這個議題的原因了。

現在就簡單跟各位報告一下,現在的「司法官考選制度」,那這個圖就是我們現狀,那個司法官學院,那個就是訓練的一個養成的流程,那大學或者是研究所畢業、司法官特考,然後進到司法官學院接受兩年的「職前教育訓練」。結業以後就按志願跟成績來分發,那分發的時候平均年齡大概是二十九歲,要到這個時候才正式完成考試程序。所以在司法官學院受訓的這段期間,其實他的身分都是考生,還是在考試的階段。

那這兩年來的「職前教育訓練」呢,我們有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三十二週就是八個月的時間是在司法官學院研習,集中研習,那研習的主要內容就是我們這個循環圖裡面的這八大項,我們的課綱、課程還有施予訓練的內容全部都屬於一個獨立的委員會,就是「司法官訓練委員會」來決定它的政策跟方針。那這個委員會它的成員包括司法院、包括法務部、考試院,還有我們這個就是說外部的一些成員合起來的一個組合。

那第二階段一共有五十六週,就是有一年一個月的時間,其中一年的時間是在各法院檢察署實習,有一個月的時間是在行政機關跟NGO實習。那最後一階段就是實習完畢回到學院了,一共有四個月,就是十六週的時間,這段時間就是大家綜合這個就是實務實習的一些心得,回來做交流跟做最後的講習,然後會有一個分科教育。那分科教育就是說你考試完,成績結算之後我們就會分發就是會按照他們的志願,看你是選法官還是檢察官,然後呢就在這邊分別上課,法官上法官的加強課程,檢察官上檢察官的加強課程,那現在我們這一期新的這一期分科教育是各一個月的時間。

那我想跟各位報告一下,那到底世界各國對於「司法官晉=進用」的方式有哪一些呢?我們提供的書面資料有非常詳細,但是我在這邊就簡單列三大項,歐陸法系呢,它主要就是以司法官考試為主要進用管道,有職前訓練,也有專責訓練機構。那德國的部分另外發展出兩階段完全法律人的考試,那它也是有專責的訓練機構在負責這個事情。英美法系大家是很熟悉的,法官從資深律師選任,檢察官透過選舉,那個助理檢察官是從律師來選任,他們是沒有職前訓練這件事情。那有一個混合體制呢,我們比較熟知的就是日本,日本是採三合一考試,那所以它也是三合一職前訓練,它也有一個專責訓練機構。

那韓國呢,它今年開始才會那個就是說實施新制,在今年年底以前它的制度跟日本是一樣的,今年開始,它廢掉了傳統的司法官考試,保留了一個就是律師考試,那考試及格以後取得律師資格,那經過短暫的實務訓練,那就是說可以去當檢察官跟律師。那將來法官要從檢察官跟律師裡面去選取,但是他們要有五年的這個實務經驗才可以去當法官,這是今年年底要實施的新制。可是他們在五年前就已經為了配合這個新制,就是改變大學法學教育,採了美式的那個law school的制度,所以已經實施五年了。那我們也很關切它新制度的發展,那這個是剛才那個周院長都講過。

我要在這邊提出就是說,這次委員們很關心的「專業資格一體化」的這個方案到底是可不可以實施?那我們做一些評估,基本上呢,我們看日本的三合一考訓,它也是一體化的考試,它就是取得考試之後,取得法官、檢察官律師的資格,那取得資格之前必須要經過一年的職前訓練。那德國我們也認為它是「專業資格一體化」的一種態樣,那它是兩階段考試,那經過兩階段的國家考試,最後就取得完全法律人的資格,那在第二階段考試之前,就是說第一階段通過然後要先經過兩年的實習,實習通過之後才會取得,再考試,然後才會取得完全法律人資格。那美式的律師考試就是只有取得律師執照,不用經過職前訓練,那韓國新制考試就是我剛才講的那樣。

那我們認為呢,理想的改革方案,其實是完全法律人的合一考訓制度,也就是說,讓審、檢、辯三合一可以考訓。那在我的想法裡面就是,「職前教育訓練」可以維持兩年,但是教育訓練的方式應該要以「實務實習」為主,就是說盡量減少集中訓練的課程,盡量釋放出去實習。那實習的單位要比較多元,這樣才可以完成完全法律人的培訓,那職前培訓合格以後就取得,就是說法官、檢察官、律師跟相當高考法制人員的資格。那我們覺得就是說將來你不當法官、檢察官,律師將來可以進到政府服務,甚至去當政府律師。

那這個方案雖然我們覺得理想,可是它是屬於高成本的改革方案,若等一下委員要詢問我可以再說明一下它的成本是多少。那也要配合修正相關的考試法規去轉換律師的專技人員身分,所以它的難度是比較高的,這也是長期以來這個部分,我們各政府部門沒有辦法克服跟整合的部分。那當然如果要配合就是說,律師可以取得公務人員的任用資格的話,我們認為就是說,這個制度必須要由政府來編經費,用公費來訓啦。但是如果律師用政府的公費,它一定要履行一定的公益時數,這個部分要搭配。

好,那它還需要有一些配套方案,就是現在的「多元進用」跟「落實候補制度」。那如果說我們剛才講的那個比較理想的方案其實是有現實的困難,我們實際上也提出一個務實的改革方案,那這個務實的改革方案,我們這段時間跟司法院跟考選部有一些討論,其實有一些共識,那等下那個呂秘書長,他會報告這個詳細的內容,我就不再重複,等下秘書長報告的時候有需要我再補充。

那最後呢,就是說司法官考試存廢跟司法官學院的任務定位,目前就是說我們司法官學院除了辦理這個司法官考試錄取人員的職前培訓以外呢,我們還有辦理其他的司法人員的訓練,包括就是現職檢察官的在職訓練,檢察事務官、高考法制人員、觀護人、行政執行官跟書記官等多種司法人員的職前跟在職訓練。那另外我們也新成立一個「犯罪防治研究中心」,負責國家犯罪問題的刑事政策的調查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