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就剛剛蔡委員說學長、學弟的觀念是一個過時的看法,這個想法讓我真的深深讓我不安,因為我覺得會輕估了什麼是權力運作的本質。其實是毛細孔一樣在那邊運作,所以那個永遠不過時,而其實是剛剛忘記哪一位說,那麼在研究所或在法律系的時候,不是也是學長、學弟嗎?我覺得也是讓我非常不安,那還好剛剛念祖委員有提到說其實是司法官學院的期別,這個才是真正的學長、學弟。為什麼呢?

因為其實就心理機制或者我們認識的社會現實來講,當你越接近你將來要走的方向的時候,為了避免每個人都有這樣子的本能,就是為了避免它自己的認知失調,結果他不願意他所認識的,跟他將來的行為表現是不一樣的時候,他會越來越調整自己的看法,越來越符合這個機制所希望的作法,每個人亦然,這是人性。

所以為什麼在法律系的時候,因為有多重的可能、有多元的就職的機會,所以是不一樣的。所以為什麼司法官學院即使不是職務上,其實是心理上,當你覺得檢察官跟法官在某個意義上是有一種命運共同體的看法的時候,其實已經影響到我們剛剛講到的,為什麼他其實是一個權力的暗中的運作,所以這個我覺得不是過時的觀念,就特別要講一下子。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