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個訴訟外alternative的這個制度,我其實非常贊成李委員的提案。可是我建議其實拉高更高的層級,就是它不是單純只是在制訂一個調解法。因為實際上調解運用在很多的範疇,它運用在所謂的社區的調解、家事的調解,然後甚至於在國外甚至於像peer mediation,就是在更法治的教育是在小朋友的調解,甚至於還有建築物的調解、醫療的調解,然後businese商業的調解。

那調解的範疇其實非常的大,我建議其實拉到更高的層級,因為例如像香港的律政司,他們其實有專門的委員會、一個工作小組,其實是在檢視各個調解。因為坦白說我們台灣現在進行的專業的程度不一,那到底要怎麼樣把調解好好的運用在我們現在的紛爭解決?因為調解調得好,其實它不會進訴訟。我覺得這樣的機制非常重要,可是我們怎麼建立?我覺得不是單一一個調解法解決。

那我一個提案一個建議,就是其實我們可不可能去建立這樣一個機制?然後做一個統籌輔導,然後全面的這樣檢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