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主席,我可能針對這部分我提一下個人的私人意見。因為我覺得調解這樣的工作法官來操作適不適合?我覺得這個部分需要討論。因為其實在紐西蘭他們的家事案件,他們有分調解法官,那如果調解不成的話他們就必須要換一個法官,那目前我坦白說,台北地院他們是操作這樣的機制,可是就一般老百姓,他是不是能認知調解?

他其實在調解室裡頭……他在調解室,我舉個例子好了,因為有時候法官一調……真的法官也很期待就是能促成調解,那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之下,因為不難免我也常聽到當事人會說哇一調調到八點、九點,在那個情況之下,因為你是法官,其實當事人他不敢說什麼。所以我只能說目前來講,台北地院它成效很好,可是如果這樣的一個情況是不是放諸每個法院都OK,其實我持保留,所以我其實有看到妳的LINE,我還沒有回,對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