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附議李委員的提案,因為提案非常的簡單,他其實是針對政府機關在公布的尤其是定型化契約,為什麼會要定型化契約,就是其實他已經是非常成熟而且普遍老百姓已經權益都已經被保障的契約,他不是一般爭議性很大的。像李委員在提醫療爭議案的時候,我就反對在所謂的醫療同意書上面去寫,因為它其實並沒有給當事人有非常充裕的時間去了解合約的狀況,它是一種不對等的合約,但是已經是所謂的政府已經頒布的定型化契約,我覺得它已經有足夠的成熟程度,我們為什麼還要忍受那種,最後一條是以哪一個地方法院為,為什麼還要忍受那個東西,為什麼沒有另外一種不同的選擇。這是我個人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