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比較想到的是,不是只是為了這個法學的訓練。而是說對這個法官、司法官,他在擔任這個裁判的角色之前他就能夠了解相關的議題,比方食安、環保。那對他來說是一個學習,可是又不要增加那個NGO現在面……目前已經很拮据的這樣子的資源。所以不管是空間、什麼資源都是啦,或是他帶人。所以這個東西是需要協商的。就討論說怎麼樣最好,也許是NGO到司法官學院去上課,或者去給予一些彈性或什麼,或者是參加NGO的記者會什麼的,因為這中間很多彈性,而不是只是派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