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比較不太理解高委員的想法,因為我不覺得NGO他沒有能力提供這個實習的機會,因為他畢竟實習的其實是那個NGO的議題,而不是屬於法律的部分。我們也不是讓一個法律人才到NGO去裡面學跟它有關的法律,而是去了解NGO的議題。所以我覺得,其實現在我不感覺……我不知道有哪個NGO會拒絕,只不過是因為在NGO裡面其實……現在的NGO幾乎都有去提供實習這樣的機構,只不過我們目前並沒有一個方式知道法律人會來實習,在書面上面的一些意見其實也還是存在幾個比較少一點,而且它可能跟法律有關聯的NGO,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