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現階段或許我們可以加強跟NGO自己的一些溝通其實就可以解決,我覺得台灣有很多很多的NGO它其實具備有這方面,讓它去參與議題的能力。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