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覺得起訴書和裁判書不可以把它放在一起看的地方是,裁判書是定讞之後的一個結果,可是起訴書比較像是說,在審判之前的一個公告或是一個昭示,那在這裡面或許回應到剛剛陳法官講的東西,或許在這裡面我們不需要很精,所有的個資都比照放在上面,我們其實需要說,起訴的原因和理由就好了。那所以說,我想拉回來跟……或許今天還會討論的問題就是,法庭直播或是相關的一些資訊公開,我覺得這些資訊公開都要回過來影響到你們原本在做這些事情的作法,也就是說,法庭直播的話我們會提到說,有所謂的「個資」在裡面的話,那我們是不是要設計一些相關的措施來避免這些個資在通過所謂法庭直播被洩漏出去?那一樣,在起訴書裡面,或許大家在意的並不是起訴的那個人的個資或是他基本的資訊,而是他為什麼被起訴?相關的資訊有哪些是檢察官已經可以提出來的?所以,我是覺得在這裡應該回過來問的事情是,回過來問的事情是,我們要做這種資訊公開的時候,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和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其他相關的地方是不是要做一些修正和改變,避免一些可能出現的一些弊端,可以從源頭就把它處理掉。

那我也比較希望是,不要等到一審定讞之後才公佈,或許在第一次法庭要召開的時候就可以公佈了,而不是全部都結束之後,就事後再公佈,那我覺得原本大家希望它公佈的原因和需求就完全無法回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