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基本上,我是覺得法務部講的是比較有點道理的,比較能夠接受。因為如果你還沒有判決就整個的公佈出來,那最後就像江委員講的,判了無罪以後,可是大家都看了起訴書,也許判決書都沒有注意看,反而對那個人的影響更大。所以我比較贊成是說,我們現在應該檢討目前檢方的制度,就是說,某一個大案,它就忽然開記者招待會,甚至把不管大案、小案,起訴書就放在記者的休息室,這個制度其實是應該要檢討的,其實是應該像記者招待會一樣,當因為你要滿足人民「知」的,所以只有針對重大刑案可能會做一些簡要的說明。其實一般案子也是一樣,就做一個摘要、簡單的說明,因為你還是就像剛剛講的公佈拿捏,但是你在公佈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做一個像案件摘要一樣,告訴人家,但是名字部分,可能不需要寫那麼詳細,這是可能在技術方面來考量,但是整個的公佈,我的建議是應該是在第一審判決以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