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剛剛江委員您剛剛所說的,我有一個疑問就是說,請問你們那個媒體對於那個要跑司法線的媒體記者,他有對司法、法律上基本上的認識跟了解嗎?還有,他有受過專業的訓練嗎?因為我覺得我看過,我在寫我的書的時候,我看過日本很多冤案的案子,就是因為起訴之後透過記者的亂寫,當時覺得被冤枉的人,根本就還沒有變成罪,可是就是剛剛講的問題:起訴書跟判決書,很多人是搞不清楚的,有的以為起訴好像就是他有罪,所以輿論的傳播之後,有當事人受不了,就自殺以明志,那這種情況,如果今天記者有基本上的專業的司法上的跟法律上的素養的話,他應該可以去質疑這個起訴狀、起訴書是不是有問題,或者可以就是寫出你的疑點,是不是也可以提醒大家來注意這個檢察官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或者他的偵查有問題?我覺得應該回歸來看每一個職業上的專業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