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覺得,好像聽到現在對司法籌備委員會跟司改國是會議的控訴一樣,現在很像。你等一下,高茹萍委員還沒有發言,先高茹萍委員,然後張維志委員,然後這個陳欽賢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