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要附議剛剛蔡元仕委員講的說,偵查中跟審理中的變化。這種情況,我的審判經驗是非常豐富的,跟我之前是相符的,可是我要講的是說,我一直認為,公開是最好的檢驗跟監督的機制,你今天要保護被告的權利,用的方法不應該是用國家機關餵養給記者的資訊去保護被告,你應該要讓人民有檢視資料來源的機會,這樣才是保護被告的方法,對。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