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發言了,我想這個應該是很涉及到一個被告的權益,我想新聞記者在挑這個的時候、去找的時候,一定是兩種啦,一個是矚目案件,一個就是有趣的案件,譬如說妨礙家庭或者是怎麼樣。所以他登了一個案子以後,其實那案子可能在審判過程中,可能已經會有變化,或者一個家產糾紛、一個名人的家產糾紛,這個一登下來,影響到很多其他的人,周邊的人都受到影響,也許最後判決不是這麼回事,甚至可能和解掉了。所以我才覺得不應該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公佈,因為你影響到人家的權益、影響到就是我們剛剛講的遺忘權,一輩子都對他來講都受到了影響,最後他盼了無罪,可是他認為他是有罪的,那甚至我們現在看到最有名現在「雞蛋案件」這些的,加上檢察官起訴了,或者以個食安,最後判了無罪,可是那家餐廳、那個廠商,恐怕都已經倒掉了,他要向誰求償?所以我是覺得這個公佈是要很慎重的,所以我比較傾向第一審,就像我剛剛講的,第一審判了以後,至於新聞基於要發布給媒體的,我是覺得檢方要另外再檢討一下,是不是應該要做一個什麼的摘要,就可以了,而不是像現在把所有的起訴書就放在那個記者室。那其實我也很懷疑,他放在記者室裡面的起訴書是不是有挑選過的?像有些涉及到一些名人,可能就把它暗槓下來,根本就沒拿出來。這是我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