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剛剛召集人問我,我決定怎麼樣,我剛剛聽了元慶委員講,我覺得起訴跟不起訴就代表檢察官的偵查已經終結了。所以他才會寫起訴狀跟要起訴、不起訴,那代表說,他偵查又不公開,起訴狀又不公開,那我覺得這樣是完全大家都不知道,完全不知道東、不知道西的。所以我認為說他如果偵查已經結束,代表說他有起訴的理由,那他就應該讓起訴狀就應該讓他知道說,他起訴的理由是什麼。我是認為這樣,或者他認為為什麼不起訴,所以我覺得還是應該公開。因為剛剛召集人問我,我剛剛還沒有答案,因為我要聽,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