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地檢署發言的篩選跟記者的媒體自律,加強這一塊,把現在的新聞公佈所造成傷害衝擊減少。我覺得會比整體公開之後,加上證據論述對被告的傷害會低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