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超駿委員有講了,這個起訴書一定是對被告不利的,所以才會起訴,所以起訴書一公開的話,看到起訴書的人第一個印象一定是被告有高度的犯罪嫌疑,那什麼人有能力檢驗這份起訴書是否正確?真正有能力檢驗的人,應該是要看到見證資料的人,才能夠做正確的檢驗,所以它必須進到審判系統,才能夠去做正確的檢驗,譬如說以我來講,我不會去看一審的起訴書或是判決書,就直接去認為他有罪還是無罪,我沒有詳細閱卷,我不會有心證,這就是一個無罪推定原則。所以你如果提早把它公佈的話,我們現在都是用事後判決無罪,來說當時有多冤枉。那是已經經過整個的見證的檢驗以後、辯論以後的結果回過頭來檢驗它,說這個當時起訴是有問題。當然不可否認有誠如剛剛副召集人所講,有極少數的案件可能是證據非常薄弱,一看起訴書可能就不太站得住腳,但是這個畢竟是極少數的案件。

不是啦,你要用比例,不要用這種尖呼的聲音,這是可以辯論的。所以我會認為說,如果起訴書就是對被告不利,你盡早公佈等於就是對他不利,然後檢驗的人當然,媒體或是一般民眾或是專業人士看起訴書,也許能力不同,檢驗能力不同,但要確切檢驗必須看卷,但是我認為說,其實整個討論下來還是可以形成一個方向,公佈也許可以提早,但是提早就是說,如果是起訴狀一本,就是公佈起訴書,這個沒有問題。那現在還沒有採起訴狀一本,是不是就仿造起訴狀一本的方式,就是公佈一個事實,這個事實是對媒體、對社會大眾公佈的內容都是完全一樣的,然後大家就因為你沒有看到裡面的東西,你就不會先有臆斷還是什麼,就只知道有這樣一個被告被起訴這樣一個事實而已,那也就會如陳瑤華委員所講的,這個時候民眾就知道這只是一個起訴而已。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