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剛剛的辯論其實很有意義,可是我覺得如果這樣的辯論在拉到我們整個社群的時候、整個社會的時候,我覺得那意義性更大。因為我覺得我們在改革一個制度的時候,其實是期待去解決一個問題,而不是製造問題。所以我覺得,徹底的辯論其實很重要,那拉到的是司法跟人民的過程裡面,就是說,這樣的一個歷程裡面,怎麼樣真的是保護當事人,而不是製造了更多的問題?那我覺得一個很重要:社會公審。我覺得社會公審……當然,我覺得剛剛很多委員……我覺得大家講得都很對,就是像剛剛超駿委員講的,我覺得在那過程裡面,我也會拉扯,因為我覺得很多理由都是對,可是拉到這個--至少拉到我自己的想法裡頭,我覺得社會大眾其實是脆弱的,然後是從眾的。所以在那過程裡面,當我們期待拉高他的法學的認知,可是我覺得整個社會的發展如果沒有到一個程度的時候,我覺得在那過程的社會公審,其實會造成更多人的傷害。

所以剛剛提到說新聞媒體那個部分,其實那是媒體自律的議題,那不是司法的議題。媒體也是代表人民知的權利,所以它其實也是屬於社會公眾的一部分,那我只能說,那是掌握資訊的那一部分的自律的議題。所以……拉回來,我覺得社會公審其實是一個很重要,就是說,怎麼樣其實在一個真正後面確定的時候再公佈,避免在前面過早公佈的時候,其實造成了更大的傷害。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