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針對月蜜委員的說法,我也是這樣子的想法。這個說法,提前公佈或是到一審之後才公佈,我也是在拉扯之間。可是我靜靜地想,如果今天我是那個被起訴的人,我會怎麼樣地煎熬?當然,我不希望外面媒體的渲染,我只希望我自己靜靜地面對這一切紛爭接踵而來的。那當然,我們提到檢察官、法官,這些所造成的一些冤獄的狀況,這又回歸到我們所謂的司法的教育的問題了。

那至於我個人,我如果是一個被起訴的人,我是願意等到一審才做公佈的。因為我不希望在前面的階段,我被這些社會公審或者是媒體扭曲的報導所扭曲,因為我自己很清楚事實的真相是怎麼樣,我願意等到那一天。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