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接受召集人的指示,因為我後來自己也想,我們學界自律也很差。所以我後來……也許跟媒體界道歉一下。那我要講的是說,我們還是要區分公平審判跟當事人人格權的傷害啦,因為剛才可能有些討論好像有點混在一起。我的感覺,現制之下,提前……既然如果是以看卷證的人最能夠判斷的話,好像提前公開不公開不影響公平審判嘛?如果是這樣子的話,對不對?所以比較是屬於公審,也就是當事人人格權……不一定當事人,相關人的人格權傷害的問題嘛。

那我們要想的是說,提前公開有沒有對當事人或相關人的人格權造成不可回復之傷害?還是說只是提高了他被傷害的風險?我覺得這兩件事情要分開啊。就像剛才,這個包括副召也提到嘛,因為有時候反而是說公開它更有一個去……在網路也好或媒體裡面,去把它澄清的機會,所以會不會我們只是提高了他一些風險,但是也同時提高了他去更正的、去辯論的、去恢復、去維持他的名譽的可行性或可能性空間呢?如果是這樣,反而是提前公開比較好啊。當然這前提是說,我剛前面講的,公平審判並沒有被傷害。可是剛才聽起來,好像在現制之下,公平審判是沒有被傷害的。因為林超駿委員擔心的比較是新制之下才有可能受到傷害,所以就現制之下,我是贊成提前公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