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裡要請那個鄭律師,在這裡所講的其他的修正的,你都先預寫上去,我們最後用哪個表決是不一定的,但是你越做準備,會可以節省我們的時間。我剛剛說,這樣就有人要說……

我要說一句,剛剛徐自強案。您說,如果是當時,他敢不敢把徐自強是用共犯自白來證明罪寫上去?你說因為那個時間,並不一定他是不敢的,好。這個不是重點。而是,那件事情如果是大家知道的,就一定比較會有人跳出來說你怎麼可以這樣;可是,大家都不知道,於是就沒有人跳出來說你怎麼可以這樣。因為有幾件案子我都覺得,其實蘇建和案、徐自強案,報紙在喧騰的時候,我都還不知道。徐自強案甚至是我去當大法官以後才知道,外面學者已經討論的我都不知道。那也就是說,其實就這一點來說,我只是要這樣子回應。好,江元慶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