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主席,我想我們討論這麼多,都牽涉到司法審判是不是要維護它盡量地純淨性的一個問題喔。那司法院這麼多法官、這麼多廳處主管來,我覺得應該聽聽他們有沒有意見要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