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他們是一個抽象的人啦。現在要在制度上面的建立,就是把他們抽象化;那顯然我們的委員的意見裡面,是覺得要個別化,是不是?所以不錯啊,我們兩種都有顧慮到,都有在討論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