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好意思,我做最後一次發言。就是關於這個但書的修正,「或檢察官已將事實提供媒體報導,或媒體已經主動報導」,其實坦誠說,這個但書,對我的發言基礎完全不受影響。因為我一開始發言的基礎就是推定在說,他已經前階段有新聞公佈,但後半段把整個起訴書全部公開,對被告、對無罪推定的傷害。所以大家可能要一邊把它考慮進去。

那我是不是也同時做一個提案,就把法務部的那個建議當成是我的提案好了,就是在一審的時候做公開,這樣我們兩個案子才有辦法表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