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辦法永遠不宜這個問題真的是很大,因為我不知道以後世界會怎麼改變,但是以現況來講我們,如我們書面所說的這些相關的疑慮存在,那這些疑慮要怎麼樣去消除,當然就要看以後的整個,包括審判環境、社會環境的一些改變我們才有辦法做出不一樣的一些決策跟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