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代表法官協會,我們的書面意見在會議資料的四十九頁到五十二頁,那其實我們,如同剛剛主席所說的,我們是傾向於否定的態度,但是我們一直要提醒大家就是說,這個提案上面他所提到的是那個……根據提案說明,它包括的是所謂的卷證,那一般來講我們對於卷證的理解,以我們的角度來理解,它事實上是包括所謂的文書跟證物,而不只是單純的筆錄,所以也就是說,我們要認識到說,今天我們坐在這邊都是從第三人角度來討論該怎麼樣去做,才是對這整個監督司法或者是學術研究有益處,可是從當事人的角度來講可能不見得是這樣子。

也就是說,我們今天當你……我們自己換做是……我們自己是訴訟當事人,我們願意提供什麼樣的資料讓別人知道?我覺得這個才是真正這個問題,要去面對的核心,那當然所以它無可避免的會遇到跟隱私權的衝突,那隱私權衝突當然相對的我們的法制就在於個人資料保護法,如果涉及個人資料的話。

那所以,當然比較法制上面,德國的刑訴,還有美國都有類似的制度,可是問題是這樣的制度是不是當然、必然可以直接移植過來到我們的法制上面,我覺得這個是目前為止恐怕在我們的配套措施,譬如說:禁止訴訟外利用,或者是有其它的類似的限制不合理使用的法制建構之前,我覺得恐怕這個……我們是持保留態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