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希望院部呢真的再次、再一次思考說,學者到底能不能使用這一筆資料?那幾個理由,第一個理由就是事實上我們現在的司改國是會議,那我們大部分都是用比較法跟所謂的演繹法,那我們講到所謂的實證資料,那實證資料在哪裡?那實際上很多是從調查,那甚至在我們剛剛看到的錄影、錄音或卷證裡面。那或許有人說你拿到這個東西可能會去做所謂的個案的一個去……去處理,可是實際上我想何錚錚委員最清楚,因為我們現在學者如果要進行這樣一類的研究的時候,我們都一定要進行所謂的「倫理審查」,而且「倫理審查」裡面呢都會把所謂的傷害機制講的非常的清楚,甚至在裡面有所謂的去識別化,然後去連結化,那甚至會要求說資料怎麼去鎖住,不被使用。那所以我真的是希望院部再一次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