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很簡單,但是如果說要站在哪個超駿委員他的意見的話,是希望能夠、盡量能夠從裡面撈資料出來做研究教學或將來的法制改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