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針對這個問題第一次發言,這個法官協會是十上並沒有被徵詢到這個子題,不過針對這個部分的話,呃我想我們還是必須要仔細的思考說,最高法院行言詞辯論的目的是什麼?最高法院跟一般的所謂的事實審法院,行言詞辯論的理由恐怕不盡相同。那尤其是像我們應該可以體認到有許多的國家的最高法院,它甚至有所謂的「退案權」,它有「選案權」,所以代表只有符合、具備重大法律上意義的案件,才有行言詞辯論的價值。

那這一點並不是說要誠意過高,好像要去阻擋人民這個參與言詞辯論的權利,而是我們必須要想,我們如果讓所有的案件都行言詞辯論,那麼這樣子的做法,會造成訴訟資源上面會不會有一些情形下,其實是無端的耗損。尤其是像最高法院有許多案件,事實上其實它本身從外國的角度來說,它實際就是根本不符合做為實體審理的案件。那這些案件如果都是一句話,原則上應行言詞辯論,我想這點必須要建請各位三思。

那至於說當事人是否申請?我相信有很多案件當中的當事人,即使他知道他的案件進到最高法院,他其實採真實的東西也是小部分的時候,他也許還是會聲請,所以我會建議各位在這個問題上面,盡可能地再多聽取實務界以及……,所謂的實務界當然不包括法官,也包括檢察官以及辯護人的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