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我覺得這個提案呢,後半段呢我是滿擔心的齁,他這裡講是說我們做成一個決議就是說,修法前如果他們聲請召開的話,他們應予准許,我們決議可以這樣約束到最高法院跟最高行政法院嗎?我認為期期以為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