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說除警告及懲戒處分於執行五年後不公開就好了。就塗銷改成不公開。那其餘懲戒處分,應永久公開,那至於說除名的部分,我為什麼要這麼講呢?因為現在我們有發現過,有的律師被除名了,但他照樣執行律師業務,甚至我又曾經看到一個台中被除名的律師,還在彰化開庭,還坐在後面。我看我就覺得很驚訝,他怎麼會跑來開庭。那所以我是覺得這個要,因為有的時候當事人、一般人也會打電話到我們全聯會來問,這個是不是律師阿?那我們有的時候都會跟他說明一下,所以我覺得除名的部分還是要列,只是看技術上要怎麼列,是不是把它後面括弧註明說已經除名?會比較好。那至於說停止執行職務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