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協會針對本次討論議題四之二十一人民參與審判部分表示意見。那詳細的書面意見請各位參考本日所提出來的這個會議手冊當中的記載。那針對這個以下的各項問題呢,法官協會基本上的立場是,並沒有一定的堅持說一定要採取陪審制或者是參審制,但是建請貴會針對陪參審制的各項優缺點進行研擬。那針對上述這個本次司改國是會議委員所提出來的各項問題,我們簡要的回答如下:第一個,有關於人數的部分的問題的話,我們認為說參審跟陪審其實既然都是讓人民來參與審判,那麼一定要讓人民參與審判是有其意義的,所以我們會認為說,如果是在參審制的情形下,參審員的人數必須要多於法官,不能比法官少,否則在評議的過程當中,很容易光是投票表決都表決不贏了,這是第一個。

那有關於陪審的部分呢,我們會認為說,如果我們是一個從來沒有實施過陪審制度的國家,那我會建議我們要實施的是最正統的陪審制,如果決議要實施陪審的話,應該要實施的是最正統的陪審制。什麼叫最正統的陪審制?就是一定要十二名陪審員,人數不能只有六位或八位。

第二個,陪審員的表決結果一定要是全員一致決。第三點,評議的結果,即使沒有結論,也不能因為時間到了兩小時或以上,就降低評決標準。那針對陪審、參審的各項缺點,其實這個提案的委員已經做了相當程度的描述了,那我們基本上對於這些問題呢,我們現在因為時間有限,那麼我們會針對所謂的參審跟起訴狀一本主義之間的衝突做一些簡要的說明。

那我們必須要體認到,這其實是一個兩難的困境,也就是說,我們知道這個應該要盡可能避免任何參與審判的人在進行正式審判之前接觸到相關的卷證資料,因此產生預斷或偏見,但是為了效率起見,為了集中審理起見,某些人進行一定程度的這個接觸也是無可避免的,那在這樣的兩難之下,我們似乎可以參考在質跟量的這兩部分,對於這個所謂的「接觸卷證」進行一定程度的限制,那至於說所謂的成本評估的部分,我在今天的會議資料當中已經看到了一個比較細緻的評估,請各位參照。

那針對評估的部分,其實涉及的是制度設計上面,會有許多的變向,比方說你有多少的案件?你要多少的陪審員或是參審員進來?那你在這個過程當中,要不要給他們薪水?這些東西都是我們要思考的,那至於說這個配套的部分的話,我們當然認為說,這其實也是一個兩難,你一定要有相當案件,否則你就叫做「蚊子館制度」。但是你的相當案件如果過多的時候,國家財政又吃不消,所以這個其實是必須要平衡,平衡、衡量的,唯一必須要跟各位說明的是有關於這個拒絕權的問題,也就是說被告可不可以拒絕我的案件,即使我的案件法律上符合這個適用人民參與審判,但是我可不可以說,我拒絕來適用所謂的人民參與審判,我想這點我們必須要思考,很多人會拿美國的制度來說,但是事實上美國不是一開始就容許被告拒絕的。它是在一九三零的Patern案裡面,才開始用他們憲法第六修正案所賦予被告的權益,從權利可以放棄這個角度來推導出被告可以拒絕這個結論,但是我會覺得它並不是說這樣的拒絕對於被告有什麼好處?純粹是成本考量,你拒絕,我高興。但是呢如果我們是因為擔心被告在參與審判的過程當中受到不利益,所以容許被告拒絕,這毋寧是我們承認我們的這個制度是有問題的。所以用你不要進來的方式,讓你規避這個風險,那這樣的立法思維是否適當?尚請各位斟酌。

那針對第五點,其實我們上一次的公聽會當中也有討論到的這個議題,那我們的態度其實我覺得在爭執說到底是目的或手段,其實我一直會有一個錯覺,就是說好像有什麼東西是自我目的的?一旦它有了自我目的,似乎它就是一個無上價值,但事實上,對我對於人民參與審判理解,它不管實現的是什麼樣的目的,是我們任何一方想像的任何目的,其實它都是達成的手段。但是在現在司法的公信力、在社會的評價,有待這個各位的努力的狀態下,我會認為說,讓人民參與審判,其實它只是手段,但還是值得我們去追求的。

那但是我必須要附帶最後一句話,十秒鐘就好了。就是如果我們今天實施的是陪審制度,那麼它叫做取而代之,現在的審判長,現在的審判者是被抽換成人民來負責,那這樣的一個所謂的司法信賴的評估,我們就必須要格外的慎重再慎重,報告完畢。